时时博官方网站

时时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2017的项目中国国际复合材料工业技术展览会成功举办

时间:2017-06-05 10:52

 
我痴爱着四季更迭地山色
山峰背面的山峰
峰峦尽头袅袅的炊烟
我想象着他们,日升而作
日落而息。似乎
他们才是大山的主人
他们才配拥有桃花源
 
每去一次大山。仿佛自己
矮了一次,山便高了一回
山冷了一回
我的生命便打了一个哆嗦
对日子越来越模糊
2017的项目中国国际复合材料工业技术展览会成功举办
端午,端午
仿佛忘了那时挂在门楣上的
艾叶,菖蒲。和爸妈
用手指点在额头上的雄黄酒
仿佛遗忘了裹满芝麻焦香的糍粑
泛着豆角清香的大包子...
那时,会照着别人虔诚的样子
扔一小块包子到不远的河流里
听说这样做,我们英雄的肉身
就不会被饥饿的鱼群吃掉
尽管那时不知《楚辞》,《九歌》
更不知2300年前楚为何国。也不知
一个衣食无忧的士大夫
咋就轻易把生命
托付给了滔滔冰冷的汩罗江?
又是谁一一让他腰间五尺长剑
寒光内敛,剑锋黯淡?
又是谁一一让他联齐之计
反成了压垮他谋略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深深不解的事物
祖辈不懂,幼时的我更不懂
他们只懂得,用雄黄酒的烈毒
来点燃他们无助的崇敬与悲悯
 
端午,端午
我为淡忘这沉重的名词而心生悔意!如同我
遗失了祖宗的牌位,祖先的姓氏
此时成了无助的弃婴
 
糯米粽是软的
捆扎的丝线是软的
艾草与菖薄的清香是软的
祖先的牌位是硬的
《离骚》是硬的
三闾腰间的剑锋更是硬的
 
 
我不再往河里扔丝线缠绕的糯米粽
那样软的食物,鱼儿喜欢
而铁骨铮铮的《离骚》不喜欢
坚硬的姓氏不喜欢。于是
我要做的是
义无反顾地往诗行的体肤内
植入血性,坚硬的骨头
有毒,燥烈的雄黄酒
 
第155章 默认分章[155]
 
  渔
 昨夜在灯下欣赏了靳以先生的散文《渔》。书是同样喜欢散文的朋友送我的,闲暇时总会捧来一读,欣赏一下各位名家生花的妙笔,也不枉朋友的一番苦心。
靳以先生大概信佛,不赞成杀生。他批评人们不该用各种方法进行渔猎,以人类的智慧去欺骗鱼儿咬钩钻网,然后烹之一食。他同情这些水中生物,曾经想过:“这么大的一条河,为什么它们要游到网里来呢?”
可是批评归批评,同情归同情,抛开为食鱼而渔不讲,渔猎的过程本身就充满了让人无法抗拒的乐趣。读了靳以先生的“渔”文,让我想起了自己曾有过的“渔”行。在这里有些和先生唱反调了。抱歉!
 
第一次对“渔”感兴趣的年龄,应该还是个位数。有一次妈妈去河边洗衣服,后面跟着一路小跑才不至于拉下的我。妈妈到了河边自顾忙自己的营生了,我则沿着河边走来走去。浅亮的河水中游着一群蓝背白腹的小鱼,他们从不停下,我肯定是逮不着的,所以就放弃了非分之想。可浅水里还有一些背脊褐色间有黑色花斑的鱼,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样的鱼应该能够捉到。老家的人叫这种鱼为“爬拉骨子”,我至今也没搞懂它们这奇怪名字的来由,也不知道这种鱼的学名究竟怎么称呼。好了,不说废话,看我怎样捉鱼。
我瞅准一条鱼,把双手拢起,轻轻放入水中,让后慢慢收缩包围圈,就在我的双手将要合拢的瞬间,那鱼一个跃动飞出水面,逃离了我精心设计的包围圈。几次下手,几次失手,那些鱼只是换了几次卧底的位置,而我浑身上下弄了个精湿,却依旧一无所获。那次渔猎的经历,让我以后明白了“鱼跃”这个词的含义,那就是快速和敏捷。人尽管富有智慧,但针对其他生物采取的行动,不一定都能奏效,动物的本能有时完全可以战胜人的智慧,让人束手无策。
 
记忆中第一次有了渔获物是在一次小学校组织的抗旱活动中。一个班级的孩子们来到一个水湾旁,汲取湾中水浇灌附近的快要渴死直呼救命的玉米,那次我意外的捕获了两条寸长的鲫鱼,扁平的身体,雪亮的鳞片,看起来煞是可爱。带回家养在罐头瓶子里,再放上几段碧绿的水草,看两条鱼儿绕着水草追逐嬉闹,好不开心。那两条鱼以后的故事我早就忘掉了,但我知道,别看它们貌似欢喜,可小小的瓶子,自然不是它们渴望的天地。
 
慢慢长大了,对“渔”的兴趣也更浓厚了,常常会见鱼而“渔”,忘乎所以。
工作后的地方面临大海,海里有鱼,海外陆地的沟沟汊汊里也有鱼。记得那年夏天,井上有事故停工待命,大海成了我们一群年轻人的游乐场,下海捕鱼是我们唯一的乐趣。每天早饭后,我们戴上干粮和饮水,肩背渔网,打着赤脚沿着潮湿的海滩向大海走去。海滩上长满了红色的黄蓿菜,数不清的小螃蟹舞着两只鳌钳,支楞着火柴杆形状的眼睛,在各自的泥窝窝边悠然的吐着泡泡晒着太阳,听到我们的脚步声,便一个闪身钻进了窝中。闹嚷嚷的海滩瞬时变得十分安静。
 写到这里,想起了当年的一件趣事。那会儿单位里有一个叫张家顺的工友,因走路时两只胳膊伸的比较开,姿势有些像海滩上的螃蟹,故领外号为螃蟹。另一位叫杨洪文的工友便开始调侃他,编了很多歇后语写在黑板上,其中有几句是这样写的:张家顺逛大海——探亲访友。张家顺爬井架——观海望潮……不一而足。张不堪袭扰,自己编不出就专门去东营买了一本歇后语专辑,开始了针锋相对的反击。杨的鬼点子多,人称“狐狸”。于是,第二天黑板上便出现了这样的歇后语:杨洪文哭兔子——假仁假义,杨洪文戴眼镜——充那有学问的……两个人善意的pk,逗得众人捧腹大笑。这是文章以外的话了,切回正题。
 
那片海临近黄河入海口,水色有些浑浊,不像黄海和南海那样蔚蓝。我们来到海边,把渔网放进海里,让它随意漂流,只需一头站着一个人看护着且在海水里随网而行。过上十几分钟,我们会把网提起,把一不小心粘在网上的鱼小心的取下来。收获的鱼以梭鱼为主,还有鲅鱼海鲫鱼等,有时也会捕到河豚,那黑油油颜色的鱼一旦进网,立刻会把肚子鼓的像个皮球,上面布满了密密的刺。这是它对抗敌害的一种本能,这种鱼的内脏和血液有剧烈的毒性,食后会夺人性命。这样的鱼我们会把它放回海里。
    别说靳以先生有疑问,现在我也在想:鱼呀鱼,这么宽阔的大海,你怎么偏偏往这小小的网片里钻呢?看来,你们只有本能,没有智慧。
 
我们早晨离开营地,傍晚肩荷着一天的收获返回。各色的鱼和虾蟹,每天都有几十斤。那时妻儿都住在井队,新鲜的海味一个夏秋都没少吃。现在想起两岁的儿子吃螃蟹时那种认真又搞笑的样子,还会不自主的笑出声来。每天捕到的鱼根本吃不完,大部分都送给了别人,尽管这样,还是天天下海,乐此不疲。要知道,捕鱼的乐趣远胜过食鱼。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武汉瑞强复合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皇冠娱乐娱城官方网址
联系电话:0516-85888888 13775888888
服务中心时时博官方网站